梁如云:梅花落后杏花開

日期:2024-03-14 17:59:43 編輯:hd888 瀏覽: 查看評論 加入收藏

      季節在行走,花木隨著季節在變換。窗外一樹蠟梅燦爛了一個冬季,嚴寒的日子里,院內許多樹木相繼花謝葉落,光禿禿的枝頭殘留著幾片稀疏的枯葉,蕭瑟抖顫。只有這棵老梅獨立在冷風中,張揚著不畏嚴寒的氣概,朵朵蓓蕾綻放,滿樹繁花散發出縷縷幽香,雪花飛舞的那幾天,更顯得神采奕奕。
       淮北的雪格外靜美,蠟梅花在一片枯葉凋零中,虬椏傲骨伸展,盡情盛開的花瓣,披上了一層素雅的雪妝,白茫茫的雪野,黃燦燦的蠟梅,給淮北平原的冬景抹上一筆靚麗的色彩。雪掩梅花,梅花映雪,一幅靈動的雪梅圖,給整個冬天帶來無限生機和情趣。
       老梅相伴我多年,漫長的寒冬,我經常一人徘徊在花前樹下,朔風吹過,好像受到老梅的感染,也不覺得冷。老人和老梅都在等待著雪花飄來,雪下大了,便輕輕搖動花枝上的積雪,一任雪絮抖落在白發上,領略著人世間瞬間的靜美,感受到大自然送來一種愜意的詩情,身心頓覺舒展。
      不知不覺春天如約回來。報春的梅花好像知道自己的氣數將近,小草剛剛發芽,蠟梅花便悄然落盡,只留下一縷余香。雖然離去的還會回來,花謝了明年再開,但卻給乍暖還寒的初春增添了幾分惆悵,幾分留戀。
     暖暖的東風,吹遍了淮北平原。樹木青翠欲滴,春花爭奇斗艷,墻里墻外幾棵粗細不等的樹,高低不同的花,在這些日子里,都春意盎然。鐵海棠一夜之間綻出了滿枝新芽,薔薇、木香、月季、牡丹……爭先為春天增色添彩。

         尤其是那棵和老梅相隔幾步的小杏樹,邂逅了久違的春雨,雖然只是微雨淅瀝了半天,但一點一點殷紅的蓓蕾,卻擠滿了枝頭。一個節氣過去了,綠豆粒般小小的杏苞,漸漸長大,透出一縷粉白,含羞待放,清麗而充滿生機。這棵培植了六年的杏樹,今春花蕾分外繁茂,密密密麻麻綴滿了枝椏,靜靜地等待著清明時節那場雨。
       梅花落后杏花開。杏花開在早春,一汀煙雨杏花寒,寒氣還沒褪去,杏花就先期開放了。春天,總與杏花聯系在一起,杏花開在桃花、海棠之前,庭院巷陌單株的杏樹,盡情地展現著多彩多姿的美麗花朵;田野連成片的杏林,鋪陳著浪漫的春光。
        杏花亦俗亦雅,清新活潑,端莊宜人,比桃花輕柔純情,比梨花溫和婉約,比海棠恬靜,又比櫻花淡雅。如雪的杏花不僅裝點起大自然的舞臺,也為尋常巷陌披上春妝,漫步其中,宛若步入仙境。
     “杏花春雨江南”,元代詩人虞集這句詞,成為后人贊美江南春天風光的典故。其實淮北春天的風光也不遜色,淮河兩岸,潁河上下,坦蕩的大平原十里杏花,十里楊柳,百畝麥苗,百畝油菜。曠野村莊,塘壩溪畔,一片一片的杏林;田疇地邊,房前屋后,一棵一棵單株的杏樹,杏花一開,仿佛就是整個春天。
      淮北的春天不止有燦若云煙的杏花天,亦有杏花雨,如果說這世間最和煦的風是楊柳春風,那最美的雨大概就是杏花春雨了。杏花時節細雨如絲,若有若無地下個不停,像故意要沾濕人們衣裳似的,又似濕未濕,濕而不沾,若即若離。如飛花,如輕霧,如夢似幻。沾衣欲濕杏花雨,可見杏花不止晴日里好看,雨中更美。
        庭院的杏花隱于一夜春雨,小雨輕吻枝頭杏花,濕了雨的杏花,愈覺清麗,“小樓一夜聽春雨,深巷明朝賣杏花",小巷深處傳來賣杏花的聲音,賣杏花的姑娘聲音如春雨般軟糯,如杏花般清婉,這就是春天??!

        人們覺得春日里最美的花就是杏花,仿佛春天最美的詩大都是描寫杏花的。“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”,“春色滿園關不住,一枝紅杏出墻來”,“林外鳴鳩春雨歇,屋頭初日杏花繁”……杏花疏影,笛聲悠揚,紅杏出墻,鳩鳴雨歇,無數美好躍然紙上,雖然時代不同,詩意不同,但都構成了一個個如詩如夢的境界。
       平淡的老年生活中,看杏花開,梅花落,讀千百年流傳的古詩詞,看來尋常,可時不時卻似有驚鴻一瞥,觸動了某根愉悅的神經,引發出一種特殊的感情,對大自然的境界之美產生出無限的敬畏。

作者:梁如云,著名作家,安徽省作協第四屆副主席,海南省文聯第二屆委員。著有詩集《永恒的情笛》《愛之?!贰兑坝辍贰稇俸邸?,散文集《如云散文》,劇本《挑花挑》《冤家·親家》等。

圖片:劉華武  徐懷民 杜學勇 劉玉華

支付寶轉賬贊助

支付寶掃一掃贊助

微信轉賬贊助

微信掃一掃贊助
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